咨詢熱線:

187-2508-2682

您所在的位置: 昆明李金刑事辯護網 >成功案例

律師介紹

李金律師 李金律師,中共黨員,法學學士,雲南睿信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。執業經驗豐富,思維缜密,工作态度認真負責。主要從事刑事辯護,其中不少取保候審、不予起訴、無罪釋放、宣告緩刑的成功案例。始終堅持:“法律是工具,利益最大化... 詳細>>

在線咨詢

聯系我們

律師姓名:李金律師

手機号碼:18725082682

郵箱地址:18725082682@163.com

執業證号:15301201610448616

執業律所:雲南睿信律師事務所

聯系地址:昆明市盤龍區穿金路永安國際大廈34樓

成功案例

錢某某涉嫌故意傷害案從第二被告變為最後一名被告獲輕刑

案 情 簡 介

錢某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昆明警方刑事拘留,被告人家屬委托雲南睿信律師事務所李金、孫潔健律師作為錢某的辯護律師,為當事人進行法律辯護。

01     辦 案 過 程

接受案件委托後,辯護律師多次會見犯罪嫌疑人,并找準辯點,從以下認定:一、 錢某并未實施損害他人身體的行為,因其不具備故意傷害案件的客觀要件二、錢某并未參與打鬥,受害人被打緻傷,與錢某沒有因果關系;三、指控錢某構成故意傷害罪,事實不清;四、本案中,指控錢某構成故意傷害罪,證據嚴重不足;五、錢某不屬于聚衆鬥毆中的首要分子,積極分子,故轉化為故意傷害的情形不應當适用在其身上;六、錢某亦不屬于積極參加者等方面進行辯護,使得錢某從第二被告變為最後一名被告,獲輕刑

附 辯 護 詞 :

尊敬的審判長、審判員:雲南睿信律師事務所接受錢某家屬錢XX的委托,指派孫潔健、李金律師擔任貴院受理的涉嫌故意傷害案被告人錢某的辯護人。接受委托後,辯護人多次會見被告人,查閱了本案的案卷材料,并出庭參加庭審,對本案事實有了更清楚的認識和了解。根據事實和法律,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:一、 錢某并未實施損害他人身體的行為,因其不具備故意傷害案件的客觀要件,其不構成故意傷害罪。二、錢某并未參與打鬥,受害人被打緻傷,與錢某沒有因果關系。本案中,從案發至結束,共有三場打鬥場景,第一場楊柱英被打,第二場趕到現場的馬某、馬某,鐵某被打,第三場雙方先混打,馬某邀約人員占上風,後受害人等被打。第一場、第二場被告人錢某并未參與,第三場,在錢某出現前,現場即有馬某、楊某、鐵某、鐵某、餘某等人,還有馬某的其他朋友,錢某和其他人到場後,其和出警警察進行交流過程中,發生第三場的打鬥,錢某撿起鋼管吓唬了對方,并未動手,并未實施損害他人身體的行為,指控錢某構成故意傷害,因缺乏客觀要件,指控不能成立。三、指控錢某構成故意傷害罪,事實不清!(1)錢某對受害人實施打擊,使用了什麼工具?鋼管?砍刀?還是徒手打的?作案工具在哪?至今仍是謎!(2)錢某動手打了誰?本案中,三位受害人是都打了?還是打了其中的誰?至今仍是謎!(3)錢某在實施打擊行為時,打擊了受害人身體的哪個部位?打擊了多少下?至今也是謎!(4)錢某的犯罪動機是什麼?受害人三人與錢某素未謀面,無冤無仇;被受害人打的楊柱英,錢某也不認識,馬某也不熟悉,楊某,馬某也未許諾給錢某任何好處,事發多日後,馬某給了劉某、石某(即李大)共計4000元錢,也并未給錢某費用,事前也并沒有承諾,錢某的犯罪動機是什麼呢?諸多疑問至今仍是謎,顯然,本案定案的關鍵性案情是未查明的,在事實不清的情況下,望法院慎重處理此案。四、本案中,指控錢某構成故意傷害罪,證據嚴重不足!1、縱觀全案卷宗,證明錢某構成故意傷害的證據隻有金某、何某兩人自相矛盾的辯護筆錄。金某系物流城的管理員,參與打架鬥毆的一方當事人,在第二本卷宗105頁2015年3月24日金某所做筆錄裡“問雙方打架的分别是什麼人?你是否能認出來?”“答:我能認出來提貨那個女子先叫來的三個小夥子”而在2015年6月2日的辨認筆錄中,金某辨認6号照片(錢某)上男子用鋼管打了陳某頭部”3月份辨認不出,6月份卻忽然記憶力爆棚,不但辨認出人,還辨認出細節,打了頭部?何某,即本案受害人之一,物流城工作人員,在卷宗284頁辨認筆錄上,之前聲稱6号照片(錢某)用拳頭打了陳某的頭上,後來又用鋼管打,再後來變成怎麼打的我不清楚,我被對方的人打翻在地,我隻看到6号照片上的男子拿着鋼管,沒看清他打了誰。一份辯護筆錄,有三種說法,采信哪種?以上自相矛盾的證據不能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!2、因本案言辭證據系利害關系方作出,且自相矛盾,該部分證據的證明力大大削弱,望合議庭在認定案件事實時,綜合全案證據進行認定。本案中,出現了大量證言證言的言辭證據,大部分證人系參與此次打鬥的雙方,其中物流城證人證言各自不一樣,完全不能印證,多個證人口中的砍刀在哪?顯然這部分就是虛構的,關于第二場打鬥的場景,金某陳述(卷宗104頁)“三個男的沖過去,他們都拿着甩棍,我就看到陳總被他們打……”楊某的陳述(卷宗114頁) “這三個男子把金某誤認為是陳某,他們上去用手腳踢打金某……”陳某陳述”那三個小兒子就一起上來打我,後反而被我們公司的保安人員打了睡在地上,我就沒有被打到……”金某稱陳某被三個男的打了,楊某稱金某被三個男的打了,陳某稱我沒有被打,他們被制服了,弱弱的問一句: “到底誰被打了”這樣的言辭證據作為定案證據,風險該多大?結合唯一證明錢某構罪的自相矛盾的辯護筆錄,就能明了為何前後不一了。衆所周知,刑事犯罪的法律後果是剝奪公民的自由乃至生命,故對刑事案件的證據要求嚴于其他案件,對證據的要求和采信更是應該慎之又慎,必須達到證據與證據之間能夠互相印證,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,排除矛盾,排除合理懷疑,得到的結論具有唯一性。顯然,本案嚴重的證據不足,僅憑厲害關系一方自相矛盾的兩份辨認筆錄,在民事案件中都不能以此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根據,更何況我們嚴謹的刑事案件呢?五、錢某不屬于聚衆鬥毆中的首要分子,積極分子,故轉化為故意傷害的情形不應當适用在其身上,其不構成故意傷害罪。《刑法》292條規定了對于聚衆鬥毆的首要分子,積極參加者處于刑罰。即聚衆鬥毆的首要分子和積極參加者才構成本罪,其餘人則不為罪。首要分子主要起到組織、策劃、指揮的作用,本案中,三場打鬥場景,錢某第三場才出現,對于前兩場發生的事情,錢某未參與不知情,更談不上組織、策劃、指揮。錢某和楊某不相識,和馬某也不太熟悉。通過偵查工作,基本能還原楊某打電話給馬某,馬某打電話邀約劉某,後劉某緻電石某,錢某。石某又邀約了白日本、李雲、阿黑、何某等人,事後馬某支付了4000元給石某。綜上,錢某不屬于首要分子。六、錢某亦不屬于積極參加者。積極參加者為在聚衆鬥毆中造成對方重傷等後果,作為直接責任人導緻危害後果發生,錢某都未動手參與具體的打鬥,何來直接責任人?積極參加者呢?綜上,無論是轉化型的故意傷害罪還是直接實施的故意傷害罪,錢某均不構成!辯護人懇請法院慎重審查全部證據,嚴格依據刑事證明标準,本着講事實、講證據、講法律、講責任的原則,确保辦案質量,在依法懲治犯罪的同時,能夠切實保障人權,依法查明事實真相,保障無辜之人不被蒙冤入獄,維護司法公正,使本案能經的起法律和曆史的檢驗。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雲南睿信律師事務所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律 師:孫潔健 李金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年1月4日



免責聲明: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,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删除相關文章,保證您的權利。

Copyright © 2018 caifu23235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聯系方式:18725082682

聯系地址:昆明市盤龍區穿金路永安國際大廈34樓

技術支持:網律營管

添加微信×

掃一掃添加朋友圈